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建学工 \ 学子风采 \ 正文
                                                         不忘初心
                                                                  --读《追求》有感


      在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这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里,老师和同学都亲切的称穆树源为“穆爷爷”。从1988到2018,从吉林国际语言文化学院到现在的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是穆爷爷的坚持才有了学校今日的成就。穆爷爷想问题的角度和高度都与常人有所不同,他总能在困惑中找到理想的答案,也总能在困境中寻找可心的出路,可大家心里都明白,穆爷爷提出的议题绝不是凭空想象的冲动之举。是穆爷爷踏着残雪在东北师大净月新校区的四周兜兜转转,带领大家在一片蒿草和破旧砖厂组成的废蛮之地,安营扎寨开始了辛劳而繁忙的基建工程现场工作,全力以赴,全神贯注地抓建筑,抓工程,每天都往工地跑,这才先后建成了东西两个校区,才有了现在的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在这过程中穆爷爷遇到了数不胜数的困难,也经历了从没有过的无奈,但穆爷爷仍然没有放弃。2007年9月随着西校区全部竣工,穆爷爷距离把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办成国内一流的民办大学的梦想更近了一步。仅四个多月就有了一座横跨人文学院东西两校区的大桥,这天桥里凝聚着穆爷爷对于同学们的爱护和关心。此时的穆爷爷并没有止步,他觉得发展不应仅限于学校的硬件设施上,从此开始坚持国际化办学。最早,穆爷爷先后走访了多家日本的大学,对日本的文化,礼仪以及几所大学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日本的办学经验学到手,培养出国际化的人才。在2002年的盛夏,穆爷爷拄着双拐,又站在了丹麦的土地上,2007年9月,丹麦教育兼宗教事务大臣以及丹麦驻华大使专程访问了人文学院;2008年与新加坡签订了合作办学意向书;紧接着与韩国,美国等都达成了合作。
       如果没有《追求》这一本书,可能永远都不知道穆爷爷在我们的背后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个永远面含春风志得意满,永不停步的穆爷爷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疾病带给他的痛苦,因为化疗,他丧失了唾液,每个半个小时必须喝一次水,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吃一次药。作为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的一名学生,我很庆幸当初选择了这里,我也很荣幸的可以在校园里碰见他时亲切的叫他一声穆爷爷。而我们这些学生就真的像他的孩子一样,他能让我们感觉到,在这里,我们就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前不久的赠书仪式前,在去上课的路上碰到了穆爷爷,很近的距离,穆爷爷已经需要人搀扶着走了,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见穆爷爷,满头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唯一不变的是在叫他一声穆爷爷后依然可以见到那么慈祥的笑容。他真的老了,希望他可以歇一歇,像平常的老人一样不再那么忙碌;希望东师人文所有学子自强成才不再让穆爷爷那么操心;也希望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能够不辜负穆爷爷的期望越办越好!